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9世紀法國畫家居夫羅伊《居勒裡》,
利用鉛筆素描+淡水彩以輕盈筆觸描繪居勒裡宮花園內優雅的景致。

  嚴格說起來,個人的異性戀朋友十根手指頭數得出來。再扣掉讀性別後認識的,我還肯連絡又敢在我面前問出蠢問題,大概一隻手沒數完就結束了。這篇文章的由來就是應某個說了蠢話,而我還把他當朋友的異性戀而生。
= ="
  某日,本人興沖沖的說
:「ㄟㄟㄟ,我跟你說喔,某某小T好帥喔,我都要流口水了。真想吃了她。」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們這種人,都做過很多夢。
                每個夢在做完以後,如果還沒有太破碎的話,
                    我們就把這個夢包裝好,收起來,放著。
       有時候,即使只剩碎片了,我們也好好的包起來,放著。
                                             ----蔡康永----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她沒來多久,就把這附近的「天然環境」摸熟了,她常會告訴我那棵樹的鬍
子長得像索忍尼辛,哪條路上的花被車煙燻黑了,我窗前那條小水溝揍的音樂半
夜幾點會變調,她和大自然的默契讓我分享不完,而台北的高樓大廈也阻擋不了
山川對她的呼喚。她最喜歡深夜帶我去「陪橋」;她用近似虔誠的語調告訴我: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對我—「何處不可以為家?埋骨所即故鄉!」但我還是偷偷地趁假日回去
過一次,靜靜地挨在籬笆邊,昏黃燈光染著整間屋子,呼吸著從屋裡飄出來的
氤氳暖和的空氣,陡然地,我覺到這一身該是屬於這屋裡的,不該飄搖流盪,
有一股力量剎那間要把我抽走—從我住的孤獨圓的孤獨中心,我抵不住那把撕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孤磐定行雲》  邱妙津
原載於北一女青年第59期(民國76年6月)
                                                                                
    離六歲時吵著要媽媽,被爹狠打一頓後大哭,這總共流的是第三次淚,後來
兩次都因的是她。你知道嗎?從小這世界除了她外沒人是我願意看第二眼的,而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