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

Feminist Ambiguity in Heterosexual Lives:
Reflections on Andrea Dworkin

Laurence Mordekhai Thomas

異性戀生活中女性主義者的意義含糊-對朵金的回應


前言

如果每個人都想要性別平等,那麼很神秘的,
為什麼這個平等在我們的生活中為什麼沒有被理解
當然,每個人都想要平等是不真實的。

即使有些人似乎很真誠的對待想要性別平等這個想法
,有些東西似乎還是有些差錯。我想藉由對於朵金的書-“右派-飛翔的女人”
進行一些評論來討論這個東西
最後我用了呼喊勇氣來結束這個論文。


我現在說的這些個體們並非在任何方面都全體一致。
理論上,在SEXES(不同性別上),有關於理智和情感的電流,
並沒有很實在的實質差異。
前面說的這些個體,他們叫他們自己性別平等主義者,
他們率先指出我們都知道女性也可以很強壯和睿智,
男性可以因為個人問題哭泣或是不聰明。
性別平等者認為社會不應該將男女特質框架化。

這些性別平等者聲稱,
如果社會制度的安排只是是為了反映這些男女間的差異,社會不會變得更好。
的確,他們精確的保持對立,
意即如果社會一直這樣保持男女差異,會越來越糟。
讓我清楚的指出這裡的性別平等者並非指泛雙性戀(也就是異性戀性平者)。

雖然大多數的性別平等者表面上,
或許堅持純粹的異性戀或純粹的同性戀是罕見的。
但這些性平者,他們沒有抓住每個人或許都是雙性戀這個概念,
並非每個人對於生活中很多事情的意義都有一樣的體驗,
所以為什麼每個人都應該有一樣的性慾體驗呢?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實際生活的實踐上,
一個人或許大多數過著完全的異性戀或同性戀生活。

我在這裡並沒有質疑這些性別平等者心裡的真誠,
我只是很想問說,到底有多少男性和女性的行為,
在性別平等者中仍然展現的符合傳統男性女性形象,
當然這邊是撇開極端柔弱的女人和極端大男人主義的男人形象。

男性跟男性哥兒們會隨性的勾肩搭背,但女性們在公眾場合卻很少會這樣,
代表性別仍然僵化,女性仍然不習慣一般不帶性暗示的肢體接觸
男女展現情感的方式似乎沒有太大的改變,即使在性別平等者之中。
為什麼?這也是我想在後面嘗試部分解答的。

後面我舉的其他例子,焦點並非放在全世界或是即使是大多數的西方文化,
而是美國以外的其他文化,常常很多表達(在公眾場所)是性別中立的。
例如法式親吻(在兩頰親),在法國男性中正在衰退,
但仍然是法國文化中意義豐富的一部份,即使是兩個粗魯的男性,
仍然可以用法式親吻打招呼而不會被懷疑是GAY或是引起注意。
也沒有人會因為他們這樣說他們娘娘腔。

在很多阿拉伯國家男人手牽手但並沒有情色意味。
我要說的是,在公眾美國成人間沒有性別中立的表達。
很遺憾的,在其他地方男性間的表達也被美國形象影響而縮減。


緊握壓迫?

在朵金的的書中,守舊婦女幾乎是無理性的反抗女權。
傳統女性知道被壓迫,可是寧願用性要交換權力 ,因為害怕失去權力。
就如同買樂透的機率一樣 ,希望用性可以換得好的生活。
女性會叫老公睡沙發----意味男性無法得到性(代表他成為成年男性)
男性卻不會叫女性睡沙發,
大概是因為放棄和老婆之間的性,他就不是一個完全的男人。

無論如何,我閱讀朵金可以理解很多女性為何抓緊性別角色不放,
其矛盾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她們盡力想要獲得一段和男性美好的羅曼關係。
這個角色至少給女性一些少的可怕的談判碎屑。

一方面,
異性戀男性看不起女同志,
因為她們拒絕在生活中,和男人扮演性別環境的角色。
另一方面,
異性戀女性看不起男同志,是因為他們和男人扮演性別環境角色生活,
剝奪了女人在異性戀社會中和男人討價還價的籌碼。


Negotiating Ambiguity 協商意義不明

在關係中,尤其在一開始的時候就知道其他人要什麼是很重要的。

例如我們和想和伴侶去看電影,我們不會明白表示,
因為我們不確定我們的伴侶的想法,
我們不希望其中一方太強硬或是我們的伴侶其實不想。
太過強勢的表達就代表了沒有轉圜的餘地。

我們可能想要的都是一樣的東西,但是討論的時候可能會很多不同意義的協商。
“我們可能可以去看八拉八拉電影,不過不一定要今天”
“那我們還可以去幹嘛”
“或者我們也可以去跳舞?可是我們想幹嘛?”
“都不錯”

然後球又丟回來,因為我們的伴侶沒有堅定的表示要幹嘛。
但是在很多例子中,裝腔作勢或假裝不關心是錯的。
因為這可能是一個協商過程,大家需要明白表示要什麼。 

創作者介紹

不夠類男同志???失敗!失敗中的失敗!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