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註釋貼不上來....
此為初稿 請勿轉載/引用︿︿


前言
在現代由網際網路建構的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傳播方法面臨改變。而關於台灣男同志的發展,網路也讓其起了不小的化學變化。在近期台灣的男同志網路交友的世界中,蕃薯藤照片交友、1069拓峰網、UT男同志聊天室大約是最知名的幾個網站。
而做為一個在社會中現實存在的個體,男同志的認同很大程度一開始就建立於情慾對象的認同。以往尋找同路人對象的困難度,在網路快速發展之後有了一定的程度的改善,其中近期UT聊天室又以”性慾望對象尋找的即時性”聞名於圈內 ,歷久不衰。
網路與性的話題,在現代是熱門的討論話題之一,各種關於網路色情的正反討論亦不絕於耳,自由或管制的的爭論亦永遠未曾停止。而作為一個長期免費提供同屬於「性少數」 中的男同志即時交友的網路空間,且相對於其他台灣男同志網路交流空間,在圈內分類鮮明,明顯對於「性」議題較為直接開放、即時性高、且箝制較少的等特色,是其引起筆者的好奇的動機。
而雖然此文是因「UT男同志聊天室」而引發分析慾望,筆者雖亦對聊天室生態有初步使用了解,但在此文中並不帶領讀者進入性愛大觀園進行遨遊,而是想要藉由觀察此網站的構成架構、使用成員以及實體公司運作情形等,進一步試試圖了解並解讀其背後和各式相關的運作狀況及原因,並想了解在這個在台灣男同志圈知名的聊天室背後,是否可以代表了某些「性解放」的含意和能量?
就如甯應斌(1998)所言:「性解放的「性」不再是個生物的、色慾的衝動,而是個政治的、社會的、文化的概念或建構,而且在這樣的論述中,「性」與「非性」的界限隨著性解放所串連的各類社運議題和概念而不斷的被踰越。性解放論述是否能提供「歡樂的壯大自我」論述資源(而非受害者的悲情妒恨)給不同的邊緣性/別主體(從女性情慾、同性情慾到性工作、性騷擾、青少年性教育)?」而這亦是此文的焦點所在。
而在研究方法上,本文採取對於田野的側寫旁觀和輔以對於一位此虛擬網站離職客服員工的訪談 ,試圖了解在「色情」或「性少數」仍為爭議話題的今天,在網路世界的加持下,對於同屬「性少數」一員的的同志族群的「性解放」有何影響。
由於此文動機是由男同志聊天室的「性」而起,因此在文獻探討部分先藉由對於歷史中關於(一)同志、性少數與污名及(二)同志V.S.網路V.S.性開拓等研究做一簡單整理。
文獻探討
(一)同志、性少數與污名
同志自古至今承受極長的一段污名史,不僅因為我們的社會是很異性戀空間,更因為連一般大眾的思維都是很異性戀的。Monique Wittig (莫尼克‧維蒂格)(1993)在《異性戀思維(法統)》一文裡便清楚且明白的道出,異性戀的思維法統裡,我們強化兩性差異的自然,將它視為天經地義的不辨自明原則。
被污名化的起點,便是奠基於”性”,而早期心理分析對於同志及其他性少數的研究,亦依循著這樣的脈絡進行著。在Freud的各種理論中雖可明顯看出其對陽具的崇尚,《性學三論》中亦努力闡述了人類普同共有「雙性特質」(bisexuality),在許多論述中佛洛依德並被歸之於「性解放」的人物,且將「正常的性」視為符合文明所需的性,但卻不是什麼「自然的性」;Eavelock Ellis的《性心理學》中雖然不能接受性變態這個名詞,而用「性偏差」(sexual deviation)帶之,且在〈同性戀〉篇章中說明了同性戀的普遍和許多與異性戀的共同性,但由於性行為對象的性別,皆仍要將同性戀者置於於性倒錯者(inverts)篇章中加以分析。當然在近百年前的社會芬圍中,想要討論同性戀或其他性少數的方法似乎只能將其性慾病理化才能合理化其研究。
Foucault雖然到了晚期(1977)才將關注的議題直接面對到性意識之上,而且很可惜的提早辭世,但在其《性意識史》中對早期的同性戀研究有著銳利的觀察:
「我們不應該忘記,只有在人們將同性戀描寫成某種性感受的品質、某種在自身顛倒男女性別的方式,而不是一種性關係的類型時,才形成了有關同性戀的心理學、心理分析學及醫學的研究。」(Foucault,1990:37)
並且說明了:「當同性戀從雞姦降到某種內心兩性化或靈魂兩性化時,它才成為性學研究的一個對象。雞姦者過去被視為反常的人,而現在,同性戀者則被看成是我們當中的一類人。」(Foucault,1990:38)而這樣的脈絡除了根植於對於性壓抑及權力的分析,亦是並將性(sexuality)放置於政治發明(political invention)之中。
Rubin在1984〈論性〉一文中則用三層矮牆來討論正常健康的性、爭議灰色地帶和變態罪惡的性,且說明了三層的歸類方式會隨歷史時空環境做不同的調整,批判異性戀霸權「性階層」的獨裁,而根據〈論性〉的分析,非婚姻制和性關係混亂的異性戀是和同性戀者則被同置於爭議灰色地帶,各式性少數們一同承受污名。
(二)男同志V.S.網路V.S.性開拓
由於電腦科技一日千里的飛躍發展,二十世紀末的人類社會逐漸醞釀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變革。在網路的普及之後,台灣男同志藉由網路進行大量的交流。男同志在網路中的發展大約由1994年BBS中的motss版成立開始蓬勃,至今產生各種形式,從以往的BBS、留言版到聊天室、視訊,再到現今聚集超多人氣的男同志交友網站(1069)、一般交友網站(蕃薯藤交友)、聊天室(UT)….等。
早期同志在網路的發展是由學術網路提供空間的BBS(電子佈告欄)站而起 ,許多研究對於網路的分析中曾提到電子佈告欄(BBS)是最具社群性的項目,參與BBS讓使用者覺得加入一種網路上的人群組合。透過通信、張貼文章、對話聊天等方,,一群人在網路上參與與討論關心的事情,如此的互動模式,讓所有的線上參與者,似乎是在一個公共場所中與眾人對話。
某些方面BBS或許非常具有溝通討論特性,但對於交友的即時性及互動性較弱,尤其當牽涉到關於”性”的問題時,BBS的網路空間就更顯得保守而限制與箝制眾多 等因素。也因此,在其他專為交友網站興起後,男同志的網路交友場域便有所轉移,而其中或許由於聊天室的即時性特質,使得UT聊天室近期成為台灣男同志圈中著名的尋找情慾對象的網路空間。
網路的存在,很多時候亦是一種使用者想像的延伸,參與在網路上的人,種族、性別、性格、意識形態各異,未必每個人對事物皆有相同認知,但卻可以因網路的獨特特性,同時漫游於各自選擇的網路空間之中。
關於網路上性愛的研究及群體討論眾多,例如《虛擬性愛》中便對「網路性交族」有著詳細的描寫,而男同志社群中亦有使用何種”暱稱”在「UT」可以快速尋找到對象的討論和心得分享 。但更重要的是就如同何春蕤在〈《虛擬性愛》導讀〉中有提到,《虛擬性愛》英文原名是「虛擬空間:性與網路公民」,其認為「網路公民」的講法有深刻的「性政治」 含意。
在霍本瑞(2000)的文章中便提到「無論戀童症、戀物癖、戀獸癖、同性戀、同性戀、性虐待、性雜交、偷窺狂等被社會所壓抑的慾望,將志願性團體發揮到極點,人們不必彼此碰面、接觸,就能依各相關興趣與癖好,組成一個緊密結合的團體。在平常被社會視為偏差行為的癖好,在網路上不但受到尊重,甚至構成一套團體規範。」
雖然社會言論或公權力在網路世界興起後,對於其對各式「性」產物或言論或交流的不安及負面看法從未間斷,具主流權力者渴望加以管制的心態與動作亦未曾停止。無論是各種對於消極抵制如「民間網路色情監看室」 或裝設防火牆,或是積極如警察利用兒少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9條或是ES 在台仍不合法等手段上網釣魚,都顯示了各式力量對於網路自由中關於「性」的強烈干預企圖。而相反的,對於網路使用中,個人資料的容易被盜取或洩漏等真正可能危急個人隱私的漏洞卻不見積極的處理措施。
但是相對於現實環境,由於網路匿名、自主、低成本、相對較為去中心化的特質,以及管制畢竟有其侷限及網路色情商機無限對網站經營者的誘因下等等多重複雜因素交錯下,網路仍舊較容易且較快速的提供男同志等被歸類於「性少數」(性多元)族群一份子一個進行「性解放」的空間。也因此,本文挑選「UT網際空間」這個在台灣男同志中,著名提供各式性愛模式的代表性交友空間,且又其他參與社群亦符合了「性多元」的場域作為分析文本,其針對其網站架構、運作模式等等進行觀察,期望能藉著對在此場域的分析了解網路對於中「性解放」是否有所幫助及其實踐的可能性。
「UT網際空間」文本分析
(一) 聊天室網民組成
首先,此聊天室群組並非專為男同志而設,而是一個免費的開放式平台,總計有50間聊天室,其分類由男同志、女同志、上班族、成人話題(性愛、SM等)、區域分類等等不一而足。
表面上看起來此聊天室群組的使用者似乎並非專門針對”性”的話題進行使用,但若進一步去觀察使用人數,可以發現在50個聊天室中,男同志聊天室的使用人數長期居於首位,且超過聊天室總人數的25%以上 ,接下來的幾個通常分別是女同志聊天室、2000性愛聊天室、亂倫,雜交,BDSM性愛聊天室、熟女炒飯聊天室…等等。其餘跟性無關的聊天室使用人數則相對遠遠低落 。
對於網路中關於色情(性)的觀察,無論持正面態度或負面態度,都證明了網路對於性被壓迫者或性少數者,甚至其他尋找性釋放空間的人,提供了另一個交流的管道 。就如同何春蕤所言:「並不是說網路科技必然會造成性革命,而是說網路的發展給了那些性異議份子一個機會來改變人類的未來性愛,使性愛能變得更平等、更自由。」(何春蕤,1998)由此網站的使用成員看來,網路科技的確提供性少數(性多元)了一個較具自由希望的世界。
然而UT網路聊天室雖亦聊天室提供其他談論話題使用,但當聚集者大部分皆為討論或尋找與”性”相關的話題或主體時,我們可以思考的另一個點是,是否就是因為缺乏其他可供使用或尋找對象的平台和管道?所以才會大量聚集?
自認處於現代開放多元社會的台灣,在公開場合或媒體用專業口吻討論性似乎已變得非常正當,但是否實際上仍然處於性壓抑的時代?和傅科所說的「維多利亞時代的人」有類同的地方嗎?「妓院和療養院將同屬此類寬容的地方,妓女、嫖客和皮條客、還有精神分析醫生和他的歇斯底里病人…唯有在這種地方,原始的性愛才有權使用暗語,秘密地、謹慎的進行,才有權恢復其真實的但十分孤立的面貌。」(Foucault,1977:4)。當然我們現在不太需要再過於秘密的討論了,但社會構建了各種機制去強調和引誘人們談論性,實則可能更是壓抑了各式實際行動。
另外,關於國外1960年代而起的「性革命」的討論,提到牽涉的因素包含了(一)女性性自主的革命和(二)男女同性戀認同的發展有關。Giddens並認為性變態式微,「性多元差異雖依然被許多仇視的社群視為性變態,但是實際上,性的多元差異已經走出佛洛依德的案例史,進入了每個人的日常生活。」(Giddens,1992:33)
但在Giddens的脈絡中,雖然如同志身份等在現今的確以較少被歸類於性變態,但是如果將其修辭分類變更擺置到所謂的”性多元差異”,是否仍某種程度上符了和Rubin的性階層理論和矮牆分類,或許對”性多元差異”有一定的容忍,但對於其他更為邊緣的性仍有著階層之分。
而在同志身上,很多時候身份認同被尊重認可,但當牽涉正視關於最基本的”性”時,仍有被污名的疑慮 。延續到在台灣的網路空間中中,許多自我定位與色情絕緣,提供同志或其他性少數(性多元)使用的相關網站,亦或許可以正經八百的討論性議題,但卻嚴禁禁止各式實際的性邀約和性暗示話語。
對照到UT網路聊天室的分類,在這裡所設關於”性”的聊天室幾乎都是Rubin矮牆分類中屬於”爭議區”或”惡性” 的部分,而較接近”好性”階層的人們,似乎並不需要藉由尋找討論出口 ,抑或甚者會批判聊天室的性化。性/情慾流動在這裡證明了仍有好壞/高低/優劣的分別,並某程度上強化階級的差異。
此地網路聊天室的使用族群,或許亦證明了整體大環境對性少數(性多元)壓迫及污名化的現實處境,但作為少數知名提供流動性及顛覆性的實踐場所,「UT網際空間」又是憑藉著什麼樣的方法和動機提供這樣一個環境供網民使用呢?以下藉著對其離職員工的訪談進行進一步探討。


(二) 網站營運及管理
此網際空間由私人公司合法架設 ,網站上的服務項目由網頁設計、系統規劃、虛擬主機架設到網路社群服務、聊天室、交友一應俱全。然而由訪談中了解,其公司實際上的最大營運收入是來自於收費的色情(情色)「視訊聊天」點數販賣以及部分各頁面廣告連結。
在訪談過程中,其表示工作最繁重的部分(一)開點數、(二)審交友檔、(三)更換主持人照片,至於管理免費聊天室的部分,並不需要耗費太多的人力資源 。
其(一)、(三)項工作,皆與公司獲利有直接相關,該公司連結的「視訊聊天」,雖男女皆有,但據其告知,實際上針對男同志族群的「男同志影音視訊聊天室」佔公司收入比例其低,不到5% 。大多數的收入皆來自於觀看女性影音視迅的異男族群 。且訪談對象的解讀為:「異男很可憐,應該是不容易找到見面或打砲對象,才會這麼瘋狂的買點數看女主播,三千塊一個晚上就沒了,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想什麼!異女如果上網要約人一把人會衝上去吧!GAY上去聊天室約人就可以直接出來打砲了,拉子當然也比是直接去聊天室認識是拉子比較快,所以都不太會有人想花錢啦。」
雖說許多對於網路的研究認為網路色情資訊以女性胴體暴露為主,可能會惡化現實社會中男女處境不平等的關係,「色情資訊的內容仍跳脫不開色情工業的邏輯,以及對性別角色存有的既定觀感,只是網路的媒介特性開創了使用者對色情新的接收形式罷了(Turkle,2000)。」上述的現象某程度上亦不能說未曾扣合並複製性別市場的交易邏輯。但對照於網站上非傳統異男使用者情慾現身及取用的便利性,甚至(視訊)女主播在網路的掌控性和能動性在筆者的觀察和解讀裡都大於這些付費消費的男性 。人類學博士Cleo Odzer(1998)所認為的,網路性愛是一種解放,網路性愛給予人們探索情慾與性傾向的自由。在此網際空間的觀察中,似乎反而是現實社會中擁有最多權力的異性戀男性,要徹底實行探索情慾反而最為困難,並需要付出最多的心力和金錢。
這邊可以思考的是,「關於「權力」的質疑,解放的政治是否必然將壓迫(權力)與解放對立?是否假定(權力)必然來自某個中心、制度或「結構」,或被某個優勢階層所佔有?」(甯應斌,1998),一切真的有如此二元對立和絕對嗎?且這些消費主力並支撐網站營運的異性戀男性能擁有的最多就是虛擬性愛。其他性少數(性多元)反而利用聊天室便能快速尋找到對象,且不論是虛擬性愛或真實性愛相對都較易取得,例如在msn流行之後,更驅動男同志對於UT的使用性,現在大多數使用者的行為模式是:UT聊天適合者(身高、體重、年齡)交換msn看視訊或相簿決定是否見面或單純聊天,快速亦不用花費金錢。

(三) 交友檔案服務與聊天室
另外有趣的是,佔其客服工作而第二繁重的審交友檔,亦是屬於該公司免費服務項目之屬。不同於蕃薯藤、奇摩等交友網站,UT的交友檔案的快速搜尋多提供了T/P、1/0的選擇 ,由前面的分析和訪談中我們已經可以得知,同志在此並非主要進行消費及提供收益的族群,那為什麼網站經營者會耗費佔很大比例的人力資源和網站空間提供給予同志使用呢?
在訪談中並無法得到完全確定的答案 ,受訪者認為主要是「競爭性」、「話題性」、「人潮就代表錢潮」以及「過濾哪些人會消費倒不如把人都吸引進來」。另外雖然同志在此並不消費,但「總體人數越多越可以吸引廣告商或其他如購物網的進駐連結」等等因素。而對於「免費聊天室」的解讀,其則認為「反正佔不了什麼資源」、「不需要什麼成本」、「有免費空間才能吸引人潮吧」。
然而在筆者的觀察中,如果不去探究是否背後是否有刻意支持同志與其他性少數(性多元)的動機,除了聚集人氣,或許此網站利用的是一種以藉由台灣社會上表面對於同志在性少數(性多元)族群中相對較不具爭議性的立場,加以降低網站可能引起的「網路色情」爭議性和可能受到的關注或言論攻擊 。
為什麼筆者會如此解讀呢?首先,因為如果在奇摩首頁用「色情」進行搜尋,UT會馬上出現在關鍵字廣告上,且是付費的「UThome辣妹淫音視訊聊天室」;但是如果是用「UT」進行搜尋,出現的卻是「UT網際空間」,點進去是各式免費聊天室及其他服務。再者,如進入聊天室首頁用不分類觀看,前面已敘述過首頁顯示的人數是固定的,且排序前幾固定是「男同志聊天室」、「中部人聊天室」、「女同志聊天室」。也因此,這樣的手法或可使網站更符合在一般大眾認知中的「正當性」及「多元包容」等價值表準,降低對「色情」(付費)無興趣使用者對於網站的窺探、觀察與質疑非議,亦可保護利用UT進行付費使用者,如因年齡或其他在現實生活中,被發現使用UT時如受到詢問,可較為輕易的解決困擾及PASS ,而真正可能的消費族群利用「色情」為關鍵字便可輕易進入使用。
如果以此觀之,當然在此同志和其他性少數(性多元)族群可被解讀為被利用的異己,網站只是為了吸取更多的消費,才提供免費的聊天交友室供以使用,並特別針對吸引同志族群設計交友網站。但無疑在「父權」或「資本主義商品化」等等權力中心的相互運作下,加以台灣一般大眾或(假)衛道份子對於網路色情的恐懼和否定、在種種對於「性」相關消費實質進行,卻需要隱藏於虛假的謊言及掩飾中的狀況下,同志與其他邊緣性/別主體反而因此受惠,成為獲得免費空間使用權的實質利益得利者。且若將這些男性消費者一同視為性階層中的受壓迫份子 ,這樣的連結反而是一種互相增強解放力量的做法。

結語
首先,由於牽涉到性(sexuality)歷史、討論、面向的複雜性,以及各式相關語彙使用、翻譯、定義的多重性 ,本文行文中過於粗略、跳躍並在詞彙運用上亦顯混亂及不夠嚴謹 ,且由於性階層及性少數(性多元)的定義對象具由流動性,在之中又因性別、認同及喜好在社會定義上各自有著不同的評價及階級分別,因此在分析及指涉過程中更有定義不夠明確之感。
但由於在筆者的文章立場中並無任何對各式性相關的高低評價,有的只是認知到現代社會上仍存在的「性階層」,以及企圖透過「UT網際空間」此文本的分析,探討複雜的網路運作模式對於「性解放」的開拓是否能有所幫助,也因此,暫且略過進一步的語彙釐清。
接著,透過對於文本的分析及訪談,我們可以發現此網路空間的使用者,的確大多數針對的面向多與性相關,且無論免費或付費使用者或是收費者,皆屬於「性階層」中同心圓圖的外圍。且就筆者對於文本的觀察了解,在性階層外圍的範疇底下,被許多學者認為在網路世界繼續強化「父權」或物化女體的經常指稱對象-「異性戀男性」,反而在自覺或不自覺的狀況中,成為現實網路爭取消費商機下,最不見能動性且在需要被保護並哄誘其消費的對象,進而必須提供同志、性少數(性多元)、女性….等以往認為被壓迫對象一個自由且免費尋找情慾的場所以換取觀看「色情」的安全性。
這並不是說網站的負責人便真的具有幫助性少數(性多元)直接對抗網路警察等公權力的意識、勇氣或能力,網站管理者仍要每天固定提供警方其索取ID的IP位址,且並需要自覺性的不定時觀看聊天室剔除任何具有消費行為、金錢交易的廣告,以保護公司的金錢收益並降低違法風險與麻煩。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在同志(性少數)族群對於性相關環境的需求、各式複雜的價值觀角力、金錢利益的龐大誘因,以及網路的便利、難以全面管控的特質中,網路的確提供了一個可以幫助性解放的環境。就如同「皮繩愉虐邦」或是2007年成立的國際性男同志純粹約一夜情(完全無交友)網站「Fuckrace」 等,若沒有網路應難以輕易成形。
而UT更特別的是,並非同志與性少數(性多元)自己艱辛架設而起的網站,而是反而靠著網站負責人為吸引網民及保護「色情」的種種動機下,主動提供空間的。由此我們或許可以在某些程度上相信,網路流竄的多樣且複雜之權力競逐及商機,反而可能給予了「性少數」某些培力與串連,抵抗「性壓迫」進而讓「性解放」的可能性更被彰顯。當然,這樣的帶有「性解放」力量的網路模式,能否在網路上持續且有效率的擴展版圖?亦或是有無可能延續到現實生活場域中?則又是另一個複雜且值得思考的問題了。

參考文獻
跟版主索取
創作者介紹

不夠類男同志???失敗!失敗中的失敗!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