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臺上男旦「放目箭」、「飛眼風」
據說太淫盪會害死人,迷惑看戲的男戲迷跟著戲班子跑喔^^


「只有親像你這款,查脯戲子才敢放目箭勾引烏皮豬,我們才不敢」~ 阿婠 《行過洛津》

「男人扮演女人,比真的女人還要放肆大膽,更淫盪妖冶,也只有男旦才敢淫詞穢語信口亂說」~《行過洛津》
        
  應該很多人不知道施叔青是誰吧?不過如果說到他妹妹李昂(對,這是筆名),大家就應該耳熟能詳了。她的另一個姐姐施叔(施叔女),也是個帥氣的老老老教授,抽紅marlboro呢!在教大學部的台灣文學史就會解釋帝國主義、國族意識等等了,不會單單只是講古。(那堂課時間太早又不點名,我因為起不來蹺課蹺頗兇><....不過還是算我出席次數多的了)

  會看施叔青的小說,沒什麼原因,就是因為覺得好看。《行過洛津》是台灣三部曲的第一部,這種寫法好像被叫成大河小說吧,之前的香港三部曲《她名叫蝴蝶》《遍山洋紫荊》《寂寞雲園》也是。

  這種小說通常被認為是優點的地方,就是看完一部,某地某年代的歷史也可以差不多有一定程度了解。不過對我而言這算是附加價值啦(有的大河小說會寫到讓我覺得超悶),重點還是要好看,像香港三部曲我是因為想看黃得雲的故事。他的短篇〈常滿姨的一日〉之類的我一樣喜歡。


  好!反正我要說的是,《行過洛津》我有興趣的是男旦和藝旦的故事。而且我很喜歡她的某一些描寫,例如他在寫男旦許情/月小桂的時候,有一段寫到:穿上女衫的他,慢慢掙脫衣服下面那個本來的他,漸漸游離出來,轉化成為另一個人,另一個由服裝所創造出來的人,與先前的他有所不同......」為了討好包養他的男人,還偷偷為他纏足。然後許情後來和阿婠(他喜歡上的女生)的相處之間的互動也很吸引人。

  最終許情逃離烏秋,是因為烏秋為了怕他轉大人失去陰柔特質,居然腦殘到想要閹了他= ="。其實裡面所謂的「正統」男性都很腦殘,像同知朱光仕,又看不起男旦說是「假男為女」,偏偏自己還是被男旦吸引,不許人家卸妝還強暴人家。

  恩~不過呢,好像很多評論家,非常嚴肅說被陰性化的男旦和藝旦隱喻被邊緣化的台灣社會之類的吧......香港三部曲裡面的妓女黃得雲應該也是被解讀成被殖民的香港吧?這方面的分析和解讀,基本上我就一點興趣也沒有了啦!如果硬要搞分析,我覺得我一開始所摘錄的語句,其中潛藏的女/男扮女/男的性別內在意涵,和故事中男性對於女/男扮女兩者位置高低搖擺的矛盾心理,或是如何把一個「人」訓練為女人....之類的我還比較有興趣勒。

(不過下面還是附上一篇以台灣文學為定義的專業導論....)
 http://tw.myblog.yahoo.com/jw!tSV73deBGBZk8AhcdYx84dtkpU50/article?mid=16527

  當然,我不是說作者的書寫沒有關懷地方、種族、國族的意識期許。只是透過小說中融合的豐富文獻資料,我已經可以深切感受且了解歷史了,不需要經過角色再隱喻一遍。所以,書中人物主體情感,或因為本身性/別、階級、職業....在過往歷史中所受到的壓抑和悲歡離合,對我而言,反而才更是吸引我閱讀和著迷的主題。

  就當我沒有讀到作者的偉大宏願也沒關係。

創作者介紹

不夠類男同志???失敗!失敗中的失敗!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