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冬,一樵叟尋枯枝而漸入山愈深,不覺月光初升,纔愈返。行已而,忽聞女歌,其聲細婉,哀楚動人。循音去,見一女衣淡白軟綃獨佇,嬪婷翩然,清越凝寒,色絕麗而膚絕白,猶似仙人也。


樵叟疑而問曰:「寒夜何獨歌於此?」
女曰:「居於此,夜未能寐,遂出而歌。」
言罷,默然復歌,如未視之。


叟略感邑邑其忽之。


忽雪驟降,叟自喃喃曰:「曾聞村中老者言,夜半驟雪,乃雪姬悲泣之淚所化也。」
女忽止歌曰:「非也!夜半驟雪,乃凡世椎心之悲泣傳於雪姬。遂降。」


叟惑曰:「汝何知之耶?」
女晒嘆:「爾見吾泣否?」


語罷。其身形倏遠,遠觀周身如朧於白霧中。


徒遺樵叟駭然以立之。
~~這篇是看完CLAMP的《白姬抄》後的小小衍申~~
創作者介紹

不夠類男同志???失敗!失敗中的失敗!

gaul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